主页 > www.165880.com >
《花样盛年》专访杨丽萍:女人就要非常美好地活着
发布日期:2019-08-05 12:34   来源:未知   阅读:

  说到不老女神,一定绕不过杨丽萍。她是人们心中永远不老的“仙女”,更是一个善于用肢体语言表达艺术的灵魂舞者。

  她认真观察孔雀,开创了“孔雀舞”的先河,并自己编舞打造了舞蹈剧《雀之灵》,一路走来从云南跳到了春晚。现在,原生态歌舞集《云南映象》更是成为了云南文化的名片之一。

  前不久,61岁的杨丽萍接受了极扬文化与全国妇联旗下的中国妇女报社联合运营的《花样盛年》杂志专访,畅谈了她的“仙气”人生。

  可能就是每天接送孙子上下学,然后打打麻将喝喝茶,或是跳跳广场舞,和老姐妹们唠唠家常……

  当同龄人已经年过花甲,过着优哉游哉的退休后的小日子时,60岁的杨丽萍却依然能在舞台上耀眼夺目,跳舞、编剧、编舞、导演......每一个角色杨丽萍都享受其中。

  初夏的天津,天气已经有些微热,在宏伟的天津大礼堂中,我们见到了不老的“孔雀公主”杨丽萍。

  有人说,无论任何时候任何场合,杨丽萍的出现都自带一股“仙气”。见到杨老师时,她还是那件民族风的大红长袍,身边虽然簇拥着一群工作人员,但是站在杨丽萍旁边,自然有一股平心静气的感觉。

  有人说,杨丽萍是国内独树一帜的舞蹈家,因为她没有进过舞蹈学校,但凭借悟性与天赋,创造了独特的舞蹈语言,她灵动,柔美,充满自然韵味的肢体语言极具感染力,也让传承了数千年的孔雀舞有了新的魔力。

  如今,孔雀已成为杨丽萍屹立不倒的文化符号,从数年前一鸣惊人的《雀之灵》,到轰动舞界的《云南映象》,再到延续经典的《雀之恋》,这位从深山里走出来的舞者像一只骄傲的孔雀,在圣洁灵慧的舞蹈世界中自由飞舞了40年。

  而这次在天津和杨老师的对话,却让我们感受到了另一个“仙女下凡”的杨丽萍。

  本次《花样盛年》的专访,是在杨丽萍随自己导演的舞剧《平潭映象》的在天津演出的间隙。《平潭映象》则是杨丽萍除了演员的身份外,导演的第八部大型舞台剧作品,也是继《云南映象》《黄山映象》之后的第三部映象系列作品。

  一见面,导演身份的杨丽萍就兴奋的向《花样盛年》介绍着自己的新作,以福建海岛先民为原型的《平潭映象》。

  她兴致勃勃的说:“舞剧中的服化道非常精致,都是从福建当地定做的面具、服装,还有专程去台湾找的竹木偶,就是为了凸显特有的平潭当地文化风俗。”

  我很喜欢福建地区文化,古老特别,很可惜我们一次表演时长被限定在最多2小时,很多内容我都不舍得剪掉,就只能精挑细选,找最经典的放进去。

  “天津的观众非常热情,我们谢幕长达20分钟,而且我有很多很多舞蹈界的朋友们都在天津,真的是太熟悉这片土地了。”

  滔滔不绝的谈罢了作品后,杨丽萍忽然变得害羞起来,还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其实我挺怕你们媒体的镜头的,这是我自己的性格问题,你们看到的舞台上下的我其实不一样,就像杰克逊生活在中讲不出话来一样。”

  杨丽萍也不例外,天蝎座的她台下内向、胆小、怕见人。这或许可以解释传闻中为什么杨丽萍会被贴上“不合作艺术家的”标签,其实不是她有意为之,而是面对陌生来访者,她自己也常变得不知所措。

  杨丽萍说:自己曾经在上海被拍到,现在的互联网太发达,一举一动都在人们的注视之下,但其实她不愿意把自己个人更多的生活搬上舞台。

  13岁时,正巧西双版纳州歌舞团到她所在的寨子里招人,当听说入团后每月30元的补贴后,杨丽萍去参加了选拔,并且凭借着自己的舞蹈天赋,顺利入选。

  在六七十年代,这几乎是一笔巨款了,可以帮助她“养活”家里的弟弟妹妹,减轻母亲的负担。

  1981年,被调入中央民族歌舞团的杨丽萍特立独行,别人练习芭蕾舞基本功,她却认为动作太模式化,离感情和生活很遥远,于是几乎不参加任何排练,她按自己的方式训练,靠着从童年沿袭的记忆和想象,编排了独舞《雀之灵》。

  1986年,《雀之灵》在央视春晚演出,成为30年来春晚最经典的回忆镜头之一,也让“孔雀仙子”,火遍了大江南北。

  没想到她坦然的回答:“一点也不难。我六七岁就知道赚钱。从鸡窝里拿出鸡蛋到集市卖钱,然后买花布和食物。这是人本能 ,是食物链,是再自然不过的生态。

  其实杨丽萍一直在艺术与商业之间寻找契合点,而且她还成功的平衡了自己身上的以述气质和商业天分。

  1999年,事业上风生水起的杨丽萍决定离开北京,把户口迁回云南。她走村串寨,寻找有独特个性的乡村舞者,成立舞团,杨丽萍《云南映象》就诞生于此。

  2003年8月8日,《云南映象》正式演出,引发轰动,成为十数年间的中国标志性艺术精品。

  几年前,杨丽萍的公司云南杨丽萍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在新三板挂牌。有人说,在舞蹈界,杨丽萍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孔雀舞,她把少数民族的原生态文化演绎得淋漓尽致;在商界,她舞出了一个女性的励志创业史诗,成功打造了“中国舞蹈演艺企业第一股”。

  杨丽萍也不例外,一路走来,杨丽萍像孔雀一样,羽翼丰满,惊艳璀璨,但成功背后,免不了是多年的付出。

  在谈到这些付出时,杨丽萍非常谦逊,再三强调,付出的不是她一个人:“你别看一直是我在抛头露面,接受采访,其实我们的演出时间很紧,舞者来自全国各地,他们要在一天的时间里,要将近五百个灯光音响各种布点做完,一点差错都不能有,灯光要在音乐里起来,背景要在音乐里降下来,演员要在特定的位置到位,每一位工作人员都非常不容易。

  她觉得,所有的努力付出、煎熬,都不说出来,就是孔雀的特性,杨丽萍淡然地说:“做不到的时候,很辛苦的时候,不用展现出来,不用去埋怨,不用去索取。”

  有很多人形容杨丽萍为“不老仙女”,她其实是1958年生人。镜头之外的杨丽萍也显现不出丝毫岁月的痕迹,她五官的轮廓线条十分清晰,简直是摄影师最爱的“上镜脸“,都不用修图。

  谈到自己的年龄时,杨丽萍丝毫不避讳年龄的增长,也希望别人不要去“神化”她。她自己形容人生有春夏秋冬,现在60岁的年龄,已经是在秋天甚至冬天了,没有人能抗拒死亡,衰老。但她对于这一切都选择平静的去接受,所以在她的脸上,也看不到丝毫其他女明星们“变老”的焦虑,只有一脸坦然。

  虽然杨丽萍透露的“驻颜秘方”和别人别无二致,都是“少吃多动,舒畅身心。”但我觉得杨丽萍的不老秘诀,应该就是“出世“,看透人生的春夏秋冬吧。

  而我们不知道的是,仙女还有“入世”另一面,当被问及平时喜欢做什么时,杨丽萍“噗嗤”一声笑了。

  其实杨丽萍私下也喜欢吃辣,吃火锅,和普通人一样的去逛街,还是杰克逊的“小迷妹”,并不是外界经常传言的“一天只吃一个苹果”。

  没人打扰的时候,杨丽萍更喜欢自己一个人待着,还有闲情逸致做点绣花、种树、种花之类的小家务。

  真实的杨丽萍,不断在出世和入世之间切换,一方面能坦然面对生活、面对衰老,另一方面在生活和工作中,也不断地传递着女性舞者特有的美丽与力量。

  在和《花样盛年》谈到女性的力量时,杨丽萍强调两个字:合和。她认为有了女性就有男性,有阴有阳,只有女人没有男人,就没有生命,而合在一起,就有了力量,有了生命,所以每个女性都有自己的能量和存在的意义。

  《花样盛年》作为极扬文化与全国妇联旗下的中国妇女报社联合运营的时代女性杂志,关爱女性,传播正能量,输出新时代女性的视野和生活观,传递时代强音,展示女性风采,倡导生活美学。

  作为一家定位明确、发展目标坚定的文化媒体企业,极扬文化已经走过8年的发展历程,从0到1,如今已拥有超过700万粉丝,旗下媒体矩阵包括“金融八卦女频道”、“科创财经汇”、金融八卦女微博矩阵和新闻客户端、“每日读报吧”等多个品牌,实现全网多平台覆盖,并持续高速发展。